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80小说网 >> 花重锦官城 >> 第198章

隆元九年

自入冬以来, 今日算得上长安城最冷的一天, 白雪覆盖了目所能及之处, 路面大半被寒霜所冻结, 百姓们出门行走都有些困难。

可即便如此, 依然抵挡不住瞿府的热闹喧腾, 一大早, 瞿府门前便挤满了各类奢贵华丽的马车,宾客来头大多不小,不是王公大臣, 便是勋贵名流,无一不是为了登门来贺瞿夫人千秋大寿。

世人都有趋炎附势的心理,虽然瞿大人早已辞官, 瞿夫人也不过一介文官夫人, 平日行事又着实低调,然而任谁都知道瞿氏夫妇养了一双好儿女, 大公子早年间中了状元, 因才干出众, 连得擢升, 如今已任工部侍郎, 娶妻王氏,更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大家闺秀, 婚后夫妻二人鹣鲽情深,连生三子, 有着世人都羡慕不来的好福气。

再说瞿家那位嫁出去的女儿——也就是如今的成王妃, 虽然她跟成王时常出门游历,不常待在长安,可但凡长了眼睛的都知道,成王对这位娇妻真是疼到了骨子里,不说旁的,举凡长安城的天潢贵胄,有谁能像成王这般带着妻子走南闯北,看遍大好河山的?由此可见,这位王妃在成王心里的份量着实不轻。

这也就罢了。听说连续两回成王夫妻回长安,当今天子都亲自迎到长安城门。

每回见到几年不见的师妹和师父,向来稳重宽和的年轻皇帝也不免在众人面前失了克制、红了眼圈,情真意切自不必说。

有着这份渊源在里头,虽然瞿家没有煊赫的官声,在长安人的心里,依然是炙手可热的人家,该逢迎的时候绝不至于放任不理,但凡能攀扯得上的,都卯足了劲前来攀扯。

因而瞿府一大早便高朋满座,满府人来人往,衣香鬓影。

在一片花团锦簇中,独有后花园里一座临湖而建的小小水榭算得清净,周遭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倒也不是世人眼拙,看不见诺大一个好去处,实在是水榭周围不知藏着什么古怪,每当走到游廊抄手处,便会莫名其妙横亘处好几条一模一样的走廊,等来人好不容易做出决断,选定了一条走廊往前走,走不了几步,又会云里雾里绕回到岸上。

不论来人怎么想法子,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近在眼前的水榭,却怎么也走不到跟前。如此几回,不得不垂头丧气地选择放弃。

水榭里头点着暖炉焚着香,跟外头的冰天雪地截然不同,屋子里春意融融的。

靠窗摆放着一桌一榻,窗屉紧闭,榻上却躺着一老二小,三个人的姿势一模一样,全都双手枕于脑袋下方,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地盯着梁顶,还同时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师公,咱们打算一整天都躲在这了么?”大的那个孩子终于开口了,他大约八九岁,生得长眉入鬓,眼若墨画,长相隽美至极,说话时未语先笑,透着股洒脱不羁之意。

“是啊,师公爷爷,阿双都有些想阿娘了。”小的那个听见哥哥这么一说,忙划拉着胖胳膊胖腿,有几分吃力地爬了起来。他不过三四岁,模样还未长开,乌溜溜一双眼睛,胖乎乎的脸颊,跟大孩子一望而知是亲生兄弟,

清虚子斜睨一眼两个孩子,耐着性子对阿双道:“外头乱哄哄的,全是人,有什么好玩的?你妹妹如今刚满了百日,离不得你阿娘,你阿娘也没功夫应对你,与其跟那堆人闹哄哄挤在一堆,不如跟阿公在一处呆着,横竖这里吃的玩的都有,一会师公再教你几个小符术,不比外头好玩?”

今日来的人中,至少有一半是冲着沁瑶和蔺效来的,平日难得一见,如今眼看见沁瑶抱着刚满百日爱女出门,焉能不想方设法凑到跟前,说尽恭维话。

阿双瞥一眼门外,勉强压下自己想见阿娘的念头,犹犹豫豫道:“好吧……”

阿大一眼看穿弟弟的心思,撇撇嘴道:“阿娘自从得了妹妹,心里眼里都只有妹妹,父亲也是,恨不得日夜将妹妹捧在手心里,最可恶的是,我想抱抱妹妹,父亲都不肯。”

他大不以为然,妹妹从生下来就安静淡然,谁抱也不哭,他这个做哥哥的看着喜欢,想抱一抱又能怎么了?父亲做什么恁般小气。

清虚子哭笑不得,“你这般淘气,你爷娘不防着你防着谁?不说别的,就拿上年那件事来说,咱们好不容易回了长安,进宫去见你皇舅舅。静怡公主一见你这个小哥哥就喜欢,求着你跟她玩捉迷藏,你倒好,把静怡哄着藏了起来,自己倒跑了没影。静怡这孩子着实老实,没听到你唤她,怎么也不肯出来,后来皇后和你阿娘在花园里足足找了一个时辰才找到她,把皇后险些急哭了,你说你可不可恶?事后你阿娘罚你关了半个月紧闭,顺带抄百卷道德经,你父亲还说罚轻了呢!依师公看,你父亲说得有理,怎么都得再罚你蹲两个时辰马步才行。”

阿大自知理亏,有些讪讪的,不以为然道:“谁叫她总爱缠着我的?我进宫是找阿麟阿麒兄弟俩蹴鞠的,谁耐烦同她玩这些姑娘家的玩意。”

清虚子语噎,这孩子,小小年纪,也不知有什么魔力,无论走到哪,都有一堆小屁孩拥前拥后。阿寒那三个孩子也就罢了,连他瞿家舅舅的一对小姐弟也爱缠着他玩,偏偏这孩子看着平易近人,实则刁钻古怪,时常捉弄人,总算他父亲和阿娘都极明事理,从不纵容娇惯,但凡他淘气,必会毫不手软地严加管教,如此数回,阿大才总算有所收敛。

正想着,忽然外头有人传话的声音,“世子,二公子,前头筵席已开,王妃请几位过去一道用膳。”

说这话的人正是已嫁给魏波的采蘋,如今是沁瑶身旁的管事娘子,她似是早已知道水榭外头被清虚子设了障眼法,也不自找没趣,只管站在岸边扬声传话。

因清虚子身份特殊,采蘋知道一会府中会另有人在水榭中单给清虚子呈一桌素宴,故而她也就未请清虚子前去入席。

阿双早盼着找借口去找阿娘了,闻言忙从榻上爬下来,啪嗒啪嗒就往外头跑,高声道:“来了来了。”

跑了几步,见师公和哥哥一动不动,又扭着身子跑回来拉他们,“师公爷爷,哥哥,咱们走吧,别让阿娘他们久等了。”

阿大意兴阑珊地起身,穿了木屐下地,对清虚子道:“我和阿双去用完膳就回来陪您。”

清虚子心里一暖,这孩子看着散漫,实则跟他阿娘一样,对他这个半老头子极为看重。

“去吧。”清虚子声音不自觉柔和了下来,伸手替两个孩子理好衣襟,又帮他们将斗篷披上,“外头有雪,你们俩虽穿着木屐,当心地滑。”

两个孩子应了,一前一后出去。

阿双不如哥哥走得快,很吃力地快速迈动小短腿,才能勉强跟上哥哥。

走到门边时,阿大陡然停了下来,回过身等阿双,想是顾忌外头游廊上有雪,怕弟弟不小心摔跤。

清虚子看在眼里,眼里的笑意加深几分,端起茶盅饮了一口,直到目送兄弟俩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笑着摇摇头,起身推开窗格,看外头暮色中的雪景。

岸边以采蘋为首,侯着一大堆丫鬟下人,见两位小公子出来了,忙捧着暖炉皮裘等物事拥了上来。

天上零零碎碎飘着雪,采蘋怕两个孩子着凉,不等他们鬓发上沾上雪,便将油纸伞挡在二人头上,将他们互得严严实实,又亲自俯身将阿双抱在怀里。

阿大这几年跟着清虚子学了一身本事,内力不比寻常稚儿,自然不会接过暖炉等物事,更不将这等碎雪放在眼中,挥手推开油伞,自管负着手往前大步走。

阿双羡慕不来,只好搂着采蘋脖子,看着她道:“嬢嬢,妹妹醒了吗?阿娘呢,可还带着妹妹在外祖母房里?”

采蘋笑眯眯道:“王妃下午带着小姐午憩了一会,这会开了席,忙着招待宾客,有许多事要忙,心里惦记你们兄弟俩,便让奴婢来接你们。”

阿大在前头听得这话,没忍住接话道:“嬢嬢,我父亲呢?”

采蘋道:“王爷就更忙了,自打回长安,前来拜会的宾客络绎不绝,今日虽是赴宴,听说也一刻未得闲,刚回内院看了王妃和小姐一眼,又被大公子拖到外院去了。”

说这话时,主仆一行人刚好走到一处假山,几人抬头一望,就见假山后站着一高一矮两名女子,从衣着上看,像是主仆二人。

那两人已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却仍固执地站在原处,不肯避到温暖之处,分明是在等候什么人。

阿大不以为意地看那名女子一眼,采蘋却已认出这女子是林侍郎家的四小姐,她父亲是大公子的工部同僚,母亲却只是一名贵妾,虽说是庶女,但林侍郎膝下郎君多,女郎却只有这一位,偏生这位林四小姐异常聪明,以文采见长,颇得林侍郎的宠爱,故而时常跟着父兄和嫡母出入社交场合。

采蘋想到这,又仔细看一眼林四小姐的背影,如果她没记错,林四小姐近日时常来瞿府串门,也曾递过一回帖子到王府,王妃没耐性应酬,一口回绝了。

也不知她在等什么人。

阿大忽然停住脚步,回头对采蘋等人做出个噤声的指示,一行人不得退回到拐角处,将身子藏在后头,看那位林四小姐要如何行事。

林四小姐全副心神都放在花园门口,全没注意到身后小径上已来了一行人。

只听一阵低语声,有人从花园外进来了。

“两个孩子跟道长在水榭里?”一个男声响起,声音不疾不徐,有着青年男子的清越,却又异乎寻常的沉稳,听在耳里,分外好听。

阿双立即听出这是父王的声音,身子一直,忙要出声招呼父亲。

阿大余光瞥见,一把伸臂捂住弟弟的嘴,对他警告地直眨眼。

阿双眼睛微微睁大,愣了一下,不明就里,但见哥哥面容严肃,只好乖乖点头。

采蘋隐约猜到世子要做什么,虽然不甚赞许,却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世子行事。

几人重新朝外看,就见林四小姐万分紧张地理了理鬓角的钗镮,死命盯着前方,眼看蔺效朝小径走来,忽然做出一副刚从假山中走出的模样,往外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对丫鬟道:“你可瞧仔细了,我那卷书可是落在假山里了?”

丫鬟忙点头,“奴婢记得不错,小姐的诗集确是落在这里了。”

又道:“小姐的这卷诗集做得那样好,连云霞书馆的刘先生都赞不绝口,说小姐是长安城难得一见的才女呢,若就此丢了,当真可惜。”

林四小姐听了这话,风情万种地将披风裹在身上,不无惋惜地叹口气,做出低头寻找的模样,身子眼看要撞到蔺效身上,忽然迎面伸出一股大力,将她挡在半道上。

林四小姐顿时再也动弹不得,暗吃一惊,斜眼往上一看,就见蔺效身旁一名护卫模样的人冷冰冰看着她道:“这位小娘子请留神脚下。”

将她硬生生隔在蔺效一尺之外。

饶是如此,她机变却极快,忙退后两步,淡淡地朝蔺效行了一礼,“见过王爷,方才失礼了。”

采蘋看得嘴角一抽,林四小姐这副行礼的模样要多端庄自持就有多端庄自持,若不是方才亲眼目睹,怎么也想不到她竟一直守着假山后,就为了跟蔺效“偶遇”。

蔺效眼角都未扫她一眼,只看着拐角处那露了一半身影在外头的小小人儿,眼里微露出点笑意,走到跟前,却又板着脸道:“出来罢。”

阿大早料到父亲会看到自己,不等父亲呵斥,便乖乖领着采蘋等人从后头走出来,嗫嚅道:“父王。”

采蘋也抱着阿双出来告罪,不知所措道:“王爷,奴婢——”

她有心要解释一番他们刚才的行为,却又觉得实在无可辩驳,毕竟阿大是孩子,她却是大人,孩子行为无状,她总不该跟在后头起哄。

可若不是刚才躲在后头,焉能看到林四小姐那么处心积虑设计王爷的一幕?

她暗暗看一眼腰背挺直立在前方的林四小姐,不齿地想,不怪是妾生子,哪怕再饱读诗书,所思所为依旧上不得台面。亏得王爷素来不肯给人近身的机会,否则,天知道那位林四小姐能做出什么行径呢。

“父王——”阿双见哥哥也出声唤父王了,伸开双臂,直往蔺效怀里钻,咧开嘴直笑,“父王是特来接哥哥和阿双的吗?”

蔺效瞥一眼阿大,稳稳当当接过阿双,在怀里替他正了正歪在一旁的毡帽,微微一笑道:“走吧,你阿娘和妹妹已经等你们半日了。”

说话时语气温和,并未有指责之语。

阿大束着手跟在父亲身后,路过那位林四小姐身旁时,停住脚步,似笑非笑看她一眼。

林四小姐心里正暗暗不安,后悔自己方才做得太过露骨,非但没引起成王对自己的好感,恐怕还会让他生出恶感。

忽见一个锦衣玉冠的小郎君看着自己,她立刻认出这是成王府的世子,忙垂下眸子,安静行礼。

阿大仰头看了她一会,随后不怀好意地一笑,抬步走了。

蔺效微微顿足,只当没看见儿子的小动作,抱着阿双一径出了花园。

没走多远,就听身后传来林四小姐凄厉的叫喊声:“啊啊啊!有鬼!快来人呐,有鬼啊!”

筵席的时候,瞿陈氏焦虑地跟沁瑶说了此事。“林侍郎家的小姐刚才在花园里撞了鬼,听说吓得昏死了过去,如今已经被送回了林府。真是怪事,好端端的,咱们府里怎么就出了鬼呢?”

沁瑶听得眉头一皱,抬头往花园方向一看,不见半点阴气邪气,沉吟片刻,刚要对母亲说话,一眼瞥见阿大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

她心中一凛,可等她再扫过去时,阿大又收敛了笑容,正襟危坐地坐在原处,任凭一群同龄小儿凑在他身旁叽叽喳喳,偶尔笑语一二,算作回应,看着再有教养不过,

沁瑶心里大致有了数,想起晚膳前是采蘋去花园接的兄弟俩,便将采蘋拉至一边,细问了来龙去脉。

————————————

等晚上一家人回了成王府,沁瑶将几个孩子安置睡着,含着嗔意对蔺效道:“阿大故意用符术害人,你这父亲的为何全当看不见,我就不信以你的机变,会猜不到你儿子都做了什么。”

蔺效挑了挑眉,极其自然地替妻子宽衣解带,“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然出手,我阻止不及,只好随他去了。”

分明避重就轻。

沁瑶抬眸看着蔺效,目光潋滟,却依然不松口,“你呀——”

谁知刚说两个字,蔺效便俯下身含住她的樱唇,将她剩下的话堵在嘴里。

她哭笑不得,蔺效素来对阿大管教严厉,唯独对今晚这桩事却是破天荒的宽容。

缠绵时,沁瑶忽然想起师父前几年给阿大算过的一卦,说他命格贵重,处处顺遂,唯独情感上会狠狠栽一回跟头,非得搓磨数年方能修成正果,如今看他这副万事不在意的模样,也不知往后谁家的小娘子有那个本事能令他心折,继而让他尝透百转千回的苦涩滋味。

不过,这都是往后的事了,察觉蔺效惩罚她不专心似的轻咬她一口,她放纵地低叹,环住他的脖颈,将自己跟他贴得更紧。

窗外隐约可听见大雪压弯梅枝的声音,馥郁的春意却慢慢地在两人缠绵的唇舌之中氤氲开来。

第二日一早,阿大便被母亲下令罚抄道德经加关禁闭,原因无他:滥用道术。

清虚子听说了此事,知道沁瑶这是怕阿大不知轻重损害了自己的德行和福分,而且这孩子也确实太过顽劣,是得好好管教管教,便也未赶上门来解救徒孙。

阿大因而错过了去宫里跟皇舅舅一家人赏花灯的大好机会,也错过了在长安城勋贵子弟中举办的第一回蹴鞠大赛。

一月之后,他捧着厚厚一摞抄好的经卷去找母亲,恰好遇到来探望外孙的外祖母。

一见这经卷,瞿陈氏便笑了起来,“你们母子二人还真是如出一辙,想当年,你阿娘也曾因为滥用道术,自己罚自己抄了足足一月的道德经呢。没想到事隔经年,又用同样的法子来给你正规矩,可见你们娘俩果真是嫡亲母子。”

沁瑶听了这话,忽然一愣,想起那些前尘往事,那些故人消息,只觉恍然如梦。

抬眼见窗外寒雪消融,冬意散尽,不知不觉间,又一年春日悄悄来临了。

喜欢花重锦官城请大家收藏:(www.800xsw.com)花重锦官城80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花重锦官城最新章节 - 花重锦官城全文阅读 - 花重锦官城txt下载 - 凝陇的全部小说 - 花重锦官城 80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我敷衍驱鬼好些年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师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凶案侦缉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地无用凶案现场直播请魅惑这个NPC青行灯丧病大学天命新娘靠答题系统续命我的鬼神郎君地球赎回中死亡万花筒亲爱的弗洛伊德犯罪心理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前夫高能凶案追击破云凶案调查花重锦官城光暗之匣
完本推荐: 彩虹在转角全文阅读春光乍泄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坠入爱河全文阅读地球赎回中全文阅读春秋小领主全文阅读撩动全文阅读毒妇不从良全文阅读书上说……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盛世文豪全文阅读(穿越修真)误佛全文阅读都市修真全文阅读春深日暖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三部)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千金归来全文阅读一点即燃全文阅读酋长别打脸全文阅读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全文阅读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小宝寻亲记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重生武道长生紫藤花游记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碧水天堂玩家凶猛嫁偶天成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我从主神空间回来了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永恒圣帝天降我才必有用数风流人物妖魔哪里走恶魔就在身边移动的西游衙门我家成了妖怪收容所大周仙吏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御九天漫威里的德鲁伊学神在手,天下我有我真不是大魔王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洪荒之原始古蛇余生有你,甜又暖洪荒来了重生之嫡妻很甜

花重锦官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花重锦官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花重锦官城txt下载手机版 - 凝陇的全部小说 - 花重锦官城 80小说网移动版 - 80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