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80小说网 >> 天师 >> 第一零五章

山底下是一番热闹,山上边又是另一番热闹。

上头的人吩咐下去了,下边的人自然将一件件东西原封不动地从地面上搬上来。

岳轻要的东西也并不太多,一张能够做法坛的桌子,已经铺在桌子之上的法布就是他需要别人从地面下搬上来的全部东西了。

在东西到手之前,另外的法编以及令牌,岳轻都自己就地取材,做好开光。穴场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是日积月累浸泡在生气与阴气之中,先天条件就比别的材料好,再加上有岳轻亲自开光,要放到外面去,才是真正的万金难求拼机缘的东西。

法坛与法布已经准备完毕。

岳轻篆刻的法印以及法鞭也差不多了。

法鞭没什么好说的,之前他在神农岭上已经搓过一次了,只是这次的这条法鞭不用像当初一样那么长,并且木柄方向需要雕刻成蛇头模样,这样木柄蛇头,鞭根粗而鞭梢细,猛一看去,就如同一条蜿蜒在草地上的长蛇,正是道士惯用的鞭挞妖魔,驱除邪怪的法器。

至于那块四四方方的法印,岳轻在隽刻的时候还碰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他本来想用三清大洞印或者天宝大洞印,前者承三清之神威,后者继三宝之神力,都是道教符篆上的惯常用印。但在真正要落到雕刻的时候,他心头一动,手随心念,自然跟随,刻刀在手中雷击木上一笔呵成,画成一道蜿蜒复杂的图案,这图案大体呈现圆形,线条扭曲之间,看上去像是什么动物的图腾,又像是几个字组合而成的模样。

但等岳轻想要再细细看清的时候,自己刻好的图案突然如同水波一样抖动扭曲,停留在法印上的线条仿佛不变,又仿佛早已变化,不管岳轻再怎么看,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岳轻冲谢开颜招招手。

谢开颜:“?”他从旁边过来了。

岳轻:“看得懂这是什么吗?”

谢开颜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其中汹涌的神力,他很诚实回答:“是上位神的法印吧,不过认不出来写的究竟是什么。”

岳轻:“没错,八成是我的名号,可惜我也认不出来。”

他这时也免不了长叹一声,心想这真是绝了,不就是个名号吗?还是我自己的名号!明明千呼万唤始出来了,还要犹抱琵琶半遮面,也不知道到底图个啥,图最后给它主人一个惊喜吗?

岳轻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陈省长也始终站在一旁看着。

他看见所有的东西一一准备妥当,岳轻现场制作的两样物品也已经平平常常地完工并且被摆放在法坛上的时候,心头又升起了一点点怀疑来:看这所有东西普普通通,岳轻现场制作的两样法器也没有经过开光,待会真的有用吗?

一念过去,还没等陈省长深想一想,前方就突然传来岳轻的声音:“好了,时间到,起棺!”

陈省长一听这话,连忙示意跟在身旁的人拿着铲子,去早就圈定好的方向挖土。

当时棺材埋得有点深,好几个人挖了小半个小时,才被岳轻叫停。

岳轻这时候已经来到了坟坑旁边,他指着底下湿润的黑色土壤说:“碰到棺盖了,棺盖已经朽了。”

“不可能。”乍听之下,陈省长就在旁边反驳,“从前一个地方起出来的时候,棺木买了十来年都没有腐烂,这才两年时间,当时的棺材也是经过处理的,应该不至于腐烂。”

岳轻淡定地没有说话,对于这种情况,只需要再往下挖两铲子,用事实说明一切就好了。

果然,当陈省长找来的人再小心地向下挖两铲子之后,突然一截白森森的东西混在泥里露了出来。

陈省长当时就是一惊,也顾不得再和岳轻说些什么,连忙一叠声让挖坟的人准备捡骨。

等坟挖开了,骨头跟着捡完了,所有人再往下挖了两铲子,才发现此处的底下居然渗水,难怪木头早早就腐烂了。别的不说,甭管是谁来下坟造墓,第一的要求就是捡干燥的土壤下葬,土壤渗水,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大凶。

突然一声惊呼:“这水居然是黑色的!”

说着,那人将自己在挖地时候不慎碰到土壤中水洼的手指举起来给众人看。

众人一看,只见那并不是普通的污水,而是真正如同墨汁一样的黑水。

顿时之间,虽然青天白日,头上阳光烈烈,他们还是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丝寒意从脚底板直蹿到脑海中,一个个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两位大师。

岳轻一直老神在在地站在旁边。

这处虚花鬼穴虽然凶起来比鬼母鬼子不遑多让,但要说危险程度,却是大大降低,几乎没有主动攻击的能力,所有的招数都是对着主动葬下来的人用的。如果不是这次事情机缘巧合涉及到了谢开颜,岳轻都不爱管这件事:虚花鬼穴没跑没溜也没啥攻击性,好好的占山为王,不也是丰富自然界地形的一种有趣地貌吗?

因此他随意看了看沾了黑水的人,见一丝淡得不能再淡的阴气进入他的体内,就算放任不管,这人最多也就得个小感冒,鼻塞两天而已。

但现在所有人都看着自己……

岳轻还是走上去拍了对方肩膀一下,将这点阴气给驱散:“行了,什么事也没有,捡完了骨头你们就离开这里吧。”

有了大师的亲口吩咐,众人连忙带着捡好去的骨头缓缓离开。

也正是这时,本来一直朝土壤上方渗着的黑水于突然之间尽数消失,消失的时间之精准,就好像是知道压在自己上面的东西走了,它也跟着蛰伏下去,寻找下一只降落在此处的猎物!

冷不丁在离去的时候又看见这样的情况,众人头皮一阵发麻,脚下顿时加快,几步就到了离山穴最远的地方,带着尸骨跟车下山。就连不信这些的陈省长也不由自主退后两步,再问岳轻:

“岳大师,我们现在?”

“我们现在可以作法了。”岳轻面不改色,一把将放置在旁边的法坛单手抬起,放到真穴之上!

陈省长正想问岳轻究竟要怎么做法,却见本来跟在岳轻身旁的谢开颜在岳轻将法坛放在真穴之上后,都面色微凝,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方才抬手在脖子上一抹,将不知什么东西拿下来,远远的丢给岳轻。

那像是一个挂坠的东西在天空中飞过,跟施了魔法一样一寸一寸地变大,一开始还是个拇指大小的挂坠,等到飞过天空,落在岳轻手上之后,就变成了一柄寒光冷冽的开锋巨斧!

陈省长目瞪口呆。

不由自主,跟着谢开颜一起,也后退了那么几步。

岳轻先将开天斧放置在祭坛之上。

脚下真穴再一次感觉到了顶上的东西,黑水本来蠢蠢欲动,但哪怕只是一处穴场,也有一些本能的吉凶感应,它一面因本能而蠢蠢欲动,一面又因灵感而龟缩不出,倒是让站在上方的岳轻有趣一笑。

但事已至此,比如箭在弦上。

岳轻退后一步,也不做法,也不诵咒,只拿起旁边的法印,一下朝山上地面盖去!

只见方才还平平无奇的法印在这一刻忽然被妙手点亮,变得活灵活现,不像是岳轻拿着它往地面扣去,倒像是它自己快活地朝地面飞下。这时,方才由岳轻刻出来的图案变成一道淡淡的虚影,自法印上飞出,先一步落到地面。

图案潜入地面的那一刻,以众人肉眼不可见的山腹内部,整座山的气都犹如被一只无形的举手抓住抽去,逸散在各处的生气、阴气、以及各种各样的气息汇聚在一只无形的举手之中,彼此并不兼容交互,却被硬生生挤压在了一起,变得有如炸弹一样狂暴。

山峦猛地一声咆哮!

愤怒的声音并不响在天地之内,而是响在此地众人的心中。

带着浓浓恼火与威胁的声音才在陈省长内心响起,陈省长形成就油然而生一种恐惧感,一种不可抵御的冲动让他想要转身跑下山去,离这里越远越好。

但不等陈省长将这个念头付诸行动,咆哮完了得想软就行一阵剧烈的震荡。

明明众人是站在坚固的山峰之上,而不是波澜起伏的大海之上,但是此时山体的抖动就像是刮起了惊涛骇浪的大海,不住绵延起伏,阵阵抖动让站在他不由自主地踉跄起来,走到旁边急忙扣住了一株粗壮的树木,借以稳住身体之后才有精力再看向前方。

一眼看去,就见站在前面的谢开颜还负手站在前方,双足落地生根,不管山体怎么抖动,都没能让他挪动一步。

而站在法坛之前的岳轻就更厉害了。

岳轻不止没有走动,相反,他还正缓缓将法印重新提起。

这一动作他做得很慢。

此时此刻,他手里拿着的并不只是一方法印,而是聚敛了所有山气,被山气牢牢牵扯住的法印。

早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究竟要怎么引来黑影,岳轻心中就有了腹案。

如果黑影与谢开颜有非同一般的联系,那么谢开颜所遗落的东西,必然也是黑影所遗落的东西。

他完全可以用十方开天斧,将黑影给吸引过来。

那么唯一的问题,也就变成了究竟要怎么让不知身在何处的黑影感觉到十方开天斧的存在。

好在此处正有真穴。

真穴气场浓郁,气场之气一出,十方开天斧自被激发,到时候宝物显灵,别说不知身在何处的黑影,天下的大师修士都能够感觉得到!

至于为什么不自己激发开天斧……用这种可怕的武器,也是需要消耗本身大量的生机的好吗?谢开颜辛辛苦苦吃了那么多灵气,好不容易才从珠子一步步变成了人,要是因为激发开天斧,一夜回到解放前,他到时候究竟找谁哭诉去?

岳轻面上一本正经,心中想着许多有的没有的事情。

他的手臂重逾千斤,似乎一整座山的重量都挂在了他的胳膊之上。

但是山峦哪怕已将一整座山的力量放在一处和岳轻拔河了,也依旧没有什么用处。

岳轻用极为稳定的速度,一点一点,坚定地把气自山体之中抽出来。

当属于这整座山的生气自地心露出地表之时,站在后边的陈省长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起风了。

风不是从四面八方吹来了,而是从坚硬的地面倒吹上来的。

他不觉吸了一口自地下飘上来的风,只觉得一口仙气自咽喉吞入腹腔,本来笨重的身体都跟着轻飘飘舒适起来,好像只要他一松手,就能跟着这股风一起往天空飞去,到时候一路经过大气层来到外太空,在外太空中见了浮在天上的琼楼玉宇,还要什么普世里的省长不省长,到时候早就——早就到天上当官享长生去喽!

他迷迷瞪瞪,扣着树干的手指不自觉放松开来,整个人也真的随着那一股自山体之下卷起的风而徐徐上飘……

正当这时,一声断喝从前方传来。

正是岳轻终于将大部分的气自山体之中抽出,他手臂承受的重量顿时一轻,于是厉喝一声,手臂猛抬,方才的图腾再次自土壤中飞出,法印猛地向上一蹿,带着长长的气旋回到了岳轻手中。

这一声恰如暮鼓晨钟,将刚刚飘离地面小半米的陈省长从幻境中喝醒!

陈省长清醒过后一看,只见自己已歪歪斜斜浮在半空中,不知什么时候没了风,就要“啪叽”一声落到地面,摔得骨断筋折,顿时冷汗一阵阵从身体里涌出,顷刻间就将衣服沾湿。

这时他也顾不得什么官威不官威了,连忙在半空中蛙泳一样朝旁边立在风中的一株大树抓去,好在山上树多,他迷醉的时间短,也还没有升到没有树干的位置,这样在空中扑腾两下,已经扯住了一株树干,在树干上方站稳了身体,再去看站在前方,弄出了这样异象的岳轻。

但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山气方从山体中抽出,岳轻已已用法印将其驱向放置在法坛之上的开天斧!

狂涌而出的山气本来就引得放置在法坛上的开天斧阵阵颤动,这乃是气场与气场相撞之后的自然反应。再等山气被岳轻驱赶,想要来冲击自己的时候,只见桌上开天斧如同山峦一样猛然被激怒起来,当空一阵怒啸,青铜斧柄上雕刻的游龙眸中猩红一闪,瞬间自沉睡中苏醒,一齐张鳞摇爪,向上游动,到了斧刃之处,就化作一片剪影,纷纷如影子一般融入其中,而本来雕刻精美的青铜斧柄在神龙游走之后,顿时变得光滑一片,仿佛本身就不存在什么雕刻一样。

缠绕着的两条神龙一起游入斧刃之后,开天斧斧刃光芒一闪,突然在没有任何人操控的情况下直接飞上天空,斧刃一扬,一片银蓝之色已经喷薄而出!

淡淡的蓝芒是天空的颜色,游走在其中的银点正如天上亿万繁星。

天空还在穹顶,可星河已经下降。

当由开天斧吐出的星河布幕在天空中徐徐拉开的时候,将天上的骄阳与朗朗天日一同遮蔽的时候。

这一刻,又不知道有多少有识之士吓呆当场,不管是在参悟玄奥的,传道授课的,谈生意收钱的,还是吃饭的和上厕所的,全都在刹那之间丢下自己所做的那点事情,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附近最没有遮蔽的高处,仰望出现异状的那一片天空。

当无数的人通过高倍望远镜或者自己修炼有成的肉眼看见那抹在天空中拉开的银蓝之色的时候,他们或者陷入癫狂,或者陷入痴呆,于同一时间,喃喃着同一句话:

“究竟——究竟是什么宝物横空出世!甫一出世就这么大的排场,难道还想改天换日不成?!”

天空之下,万物类同。

由开天斧吐出的星河不止影响了大陆之上的各个角落,甚至还跨越水域,影响到了水域之外的一处海岛之上。

这处海岛距离大陆有着不近的距离,一向远离正常航道,因此不管岛屿上又兴建了什么奇怪的设施,又或者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乃至于存在什么奇异的物种,都不至于引起不相干的人的主意。

但这一天对于守着岛上的人来说还是有点特殊的。

在海岛沿岸巡逻的人很快发现,自己足下的海岛正一下一下地颤动,那不像是海上突然起了剧烈风浪所引发的震动,而像是——像是岛心正有什么巨大的东西,一步一步,来回踩踏所引发的颤抖!

巡逻人员一阵头皮发麻。

他们能在这里巡逻,早就见过了岛上很多奇形怪状的事情,别的不说,就比如分列岛屿八极,粗得跟个人一样,刻上了许许多多扭曲字迹,在黑夜里不是闪烁红光就是闪烁蓝光,还自带照明系统的合金钢索。

没看过的人不知道,看过的人才明白。

那合金钢索粗得啊,锁一栋楼都万无一失了!

更别说在有这样铁锁的幽深的夜里,他们还常常听见不知名的野兽的咆哮与呜咽。

那藏于黑暗中的咆哮声像是海浪翻涌的巨响,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上远远传开,近听还有属于自己的声音;可到了后来,也就真的混入海浪之中,成为了海浪的声音。

而有时候的声音又变成了低低的呜咽。

呜咽比起海浪,更像潮汐。

一下一下地拍在礁石上,是夜里最孤独的声音。

人心惶惶的颤动之中,巡逻队长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很快响起。

巡逻队长接起来“喂”了一声,就听见上面的吩咐源源不断自对讲机中传来。

他立刻从单手握住对讲机变成双手握住对讲机,弓着肩背,满脸笑容,十分恭敬地将上方的圣训谛听完毕。

等对讲机中另外一个人的声息彻底消失,他才松上一口气,重新直起身体,恢复了日常的颐气指使,对自己队里的其他巡逻人员说:“好了好了,都不要慌,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是岛中央的祖宗对食物不满意,发了个小火,待会就消下去了。”

说话之间,还不等队长的话音真正落在,突然一阵铁锁收缩颤动的“当啷当啷”声音放大了无数倍,变成在耳膜旁鼓噪的巨响,让听见的所有人都不小心懵了一下。

正是这一下之间。

巨吼从岛中心传来,夹杂着小龙卷一样的气浪,将岛上诸人吹翻了一个跟头。

海岛的正中心,熟睡的黑影被十方开天斧的气息惊醒,焦虑地动了动身体。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www.800xsw.com)天师80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最新章节 - 天师全文阅读 - 天师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80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我敷衍驱鬼好些年犯罪心理无限时空副本我的鬼神郎君枭起青壤凶案调查天地无用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刑事技术档案凶案追击特别调查组[刑侦]龙骨焚箱男友是私家侦探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请魅惑这个NPC我有五个大佬师傅花重锦官城丧病大学亲爱的弗洛伊德罪恶不赦死亡万花筒靠答题系统续命青行灯地球赎回中凶案侦缉ICS凶案追踪
完本推荐: 千钧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全文阅读[综]误入歧途全文阅读异界领主生活全文阅读仙碎虚空全文阅读等一颗糖[校园]全文阅读狐狸与猎人全文阅读跳梁小丑混世记全文阅读我不做人了全文阅读豪门暖媳全文阅读重回九零年代全文阅读溺婚全文阅读重生之沸腾青春全文阅读重生之夺位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佣兵的战争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我的朋友很多[综]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在暴君后宫佛系种田日常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猎人之消失的记忆大佬他冷艳无双开局法海的我居然是玩家大神你人设崩了星际女元帅穿成娱乐圈小可怜雪滩双鹭先生又要逃跑了侧福晋娇养日常鸿渐于磐超神圣骑士回到亲生家庭后我被安排联姻了美娇娘是个黑心肝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大侠等一等从斗罗世界开始签到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在生存游戏做锦鲤稳住,你可以[穿书]快穿之大佬的小祖宗甜爆了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心想事成的远坂堇梦回80之我有一座传送门旧日之箓结魂神秀之主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风花雪月(GL)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

天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80小说网移动版 - 80小说网手机站